主页 > V与生活 >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:找到属于台湾创业模式

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:找到属于台湾创业模式

来源:V与生活 2020-06-08 22:03:48
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:找到属于台湾创业模式

国发会启动创业台 3.0 客座创业家计画,邀请 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 访台一周,与台湾潜力新创进行深度互动以及实战模拟,把国际创业资源引进台湾。

数位时代特此专访 Geoffrey Prentice,请他针对台湾创业现况提出宝贵的建议。

台湾要有独角兽出现,但如果太在乎是否成为独角兽,反而会失败

要有 10 亿美元这种等级的独角兽公司在台湾成立,让台湾创业家看到真正的大公司长怎幺样子?这种经验的传承与啓发非常重要,就像 Skype 在爱沙尼亚小国的影响力一样。

台湾团队非常棒,产品品质很不错,创业家很聪明,但眼界还不够宽广。举例来说,有个台湾创业家和我说,「如果我再得到 3 个企业用户,公司就可以损益两平。」我认为他眼界太小了,创业家要把精力放在产品与用户上,想着怎幺让我的产品做到最好,让我的用户满意,最后不仅可以找到 3 个用户,还可能找到 300 个用户。

另外,硅谷团队也不认为把公司卖给 Google 与 Facebook 等大公司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,因为公司没有卖掉的话,未来可能有更大的成长性。

不过,另外一方面,媒体与创投圈太过度使用「独角兽」这词彙。你的公司到底是不是独角兽,对你的事业其实没有什幺影响,这个字词根本不重要。你开一间公司,估值为 9.9 亿元,就不是独角兽,但若估值为 10.1 亿元,就成为独角兽,但这两间公司本质上没有差很多。

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:找到属于台湾创业模式 Atomico 创投公司统计全球 182 家 10 亿美元以上估值的公司发现。不同领域团队成为独角兽的时间不同,社交领域的团队平均为 4 年,而教育领域则需要 8 年,平均时间则为 5.7 年。

很多创业家把独角兽当成里程碑,当然这样的公司容易招聘,也容易得到资金,但 10 亿美元估值仅是创业中的一个过程而已,要以平常心去看待,创业家太在乎这些 10 亿美元标誌,反而可能会失败。成功的创业家根本不在乎是否成为独角兽,你的工作是让你的使用者与客户开心。

站在投资人的角度。我对这样的公司不感兴趣,相较于独角兽,我更喜欢投资估值较低,但更具成长潜力的公司。

停止讨论硅谷吧!找到台湾自己的模式

台湾不要一味模仿硅谷,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模式,模仿硅谷成功机会不大。

鸿海与宏碁等这些成功公司的模式,也和硅谷的英特尔不同,硅谷模式不一定值得台湾学习,要回归台湾自己的强项与本质。

举例来说。媒体很喜欢报导 Google、Facebook 与 Snapchat 这些社会新鲜人创业成功的故事,但这些年轻人仅是凤毛麟角。他们成功是因为他们在硅谷,有来自全球的优秀人才与资金,这是硅谷模式。

但台湾没有这样的人才库,社会新鲜人创业与中年精英创业风险差距是很大的。政府一直鼓吹青年创业,成功机会并不大,应该要鼓励有企业背景并且在各领域有专精的中年人创业。

在硅谷创业圈中有 40% 以上的创业家,是 35 岁以上的中年人,我们不可以低估这群人的创业潜力。

另外一个例子,硅谷工作机会很多,人才跳槽机会也多,加上全球人才往硅谷靠拢,新创团队不用积极培育人才,但像爱沙尼亚与台湾创业家就要花很多资源留住人才与培育人才。

国际资金开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团队,是台湾团队被看见的好机会

台湾创业圈情况与 5 年前的芬兰很雷同。当时佔有芬兰 GDP 10% 的诺基亚倒下,释出大量的优秀人才,这些人才转移到 Rovio 与 Supercell 等新创公司,造就芬兰游戏产业强势竞争力。而现在台湾也有大量优秀人才从鸿海、HTC 与台积电等公司出走,从硬体代工往数位转移。

现在硅谷与中国团队普遍估值过高,因此有国际资金开始注意其他地方的团队,这是台湾团队被国际看见的好机会,但这个机会不是台湾独享,台湾同时要和来自芬兰、柏林、以色列与伦敦等国创业家一起竞争。

Skype 共同创办人 Geoffrey Prentice:找到属于台湾创业模式 Atomico创投公司统计,越来越多的独角兽来自于硅谷以外的地区,如北京、纽约、伦敦 、柏林、斯德哥尔摩等地。

据我的观察,台湾的创业团队表现,比 5 年前时表现更好了,而且台湾创业生态系益加完备,政府很积极、4G 等基础建设很完备、教育体制培育大量工程人才,连国际创投资金也开始注意台湾市场,台湾目前需要的就是时间,需要时间持续完善创业氛围与生态系。

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台湾就会出现世界知名新创团队,这件事情现在没有发生,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生,只是需要一点时间。

台湾创业圈对世界竞争现况很焦虑,担心淹没在强国竞争中,这样的焦虑是好事,焦虑与崩溃是改变的原动力,芬兰也曾经和台湾一样的焦虑与崩溃,台湾正在走芬兰曾经走过的路。

Geoffrey Prentice 背景介绍:

Skype 共同创办人,曾任策略长(Chief Strategy Officer)及亚太暨拉美地区副总裁,扮演 Skype 早期全球营运拓展、合作伙伴建立以及资金募集的最大推手。

Geoffrey 于 2004 年促成与台湾网路家庭(PChome Online)成立联合品牌,以短短 90 分钟促成 Skype 和 PChome Online 在台湾的合作。

Geoffrey 更于 2006 年和 Skype 的多位创办人共同创立「Atomico」创投公司,投资全球超过 50 家新创公司逾 6 亿美金。Geoffrey 参与过的投资案包含着名芬兰手机游戏开发公司 Supercell。

相关热门推荐

申博太阳城_必赢贵宾会app|生活小常识大全|生活信息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官方 网页被挂sunbet